<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strike id="xjzzf"></strike></cite><cite id="xjzzf"></cite>
<cite id="xjzzf"></cite><var id="xjzzf"></var>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menuitem id="xjzz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jzzf"></var><var id="xjzzf"><strike id="xjzzf"><thead id="xjzzf"></thead></strike></var>
首頁>話題專題

等了又等之后,我們期待什么樣的中國科幻“名片”

時間:2021年11月25日 來源:文匯報 作者:
0

  上周末舉行的B站國創大會上,《三體》動畫劇預告片為年度的重磅發布打頭陣。一時間,各大社交媒體平臺上,網友評論的關鍵詞都有一個“終于”。

  “終于”二字道盡“三體”IP改編的迢迢之路,折射無數人的期待。從原著小說的IP版權首次被賣的2009年算起,十多年過去,《三體》的各類影視化進度條仍在加載中??芍档猛嫖兜氖?,在得知這部動畫劇要比原定時間遲來之時,原著小說迷、科幻迷、動漫迷的態度頗為一致,“不急,能等”。類似情形在十多天前也曾發生。騰訊視頻發布國產劇版《三體》預告片,并官宣2022年上線。對于這全球首支真人影視版預告,多數網友的態度是興奮、期待,同時“希望后期用心再用心”。

  “終于”但“不急”的背后,《三體》影視作品究竟承載了怎樣的期待?

  一場綻放想象力的腦洞盛宴

  用“天花板”來形容《三體》的改編,并不為過。中國影視界、科幻界等學界專家在不同場合表達過相似觀點:相比工業制作上的技術問題,中國科幻影像的創造性意識、想象力美學仍待更多作品驗證。當年《星際穿越》之所以硬核,單是“五維空間”和“蟲洞穿越”兩個概念的呈現已讓人嘆為觀止。而劉慈欣在《三體》中布下的腦洞信息更為密集。

  大劉用一場真正的想象力盛宴,構筑起完整而恢弘的地球文明與地外文明的世界觀。倒計時、宇宙閃爍、三日凌空、古箏計劃、猜疑鏈、人列計算機、技術爆炸、曲率引擎、水滴團滅、二向箔、降維打擊……凡此種種,都曾引發過小說迷心頭震蕩波的設定,卻也是從抽象文字到具象畫面的一道道難關。一定程度上,小說的腦洞盛宴如何直觀又自洽地用影像擊中人,是影像化成敗的關鍵手段。國產劇版的預告片里,用納米線切割巨輪的“古箏行動”初見崢嶸,雖只匆匆一瞥,已能看出與小說的匹配度,讓人期待更多名場面的解鎖。

  意料之外的驚喜來自動畫劇版。動畫劇講述地球文明和三體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殺及兩種文明在宇宙中的興衰歷程。此次預告片短短2分04秒,在B站上線不到48小時,僅官方視頻的播放量已近3000萬,各類UP主的相關剪輯更難計其數。讓網友津津樂道的當屬預告片獨特的敘事角度——從三體人而非地球人的視角切入。女高音哼鳴的背景音樂烘托太空歌劇的古典氛圍,不帶人類情感溫度的冷峻講述緩緩道來,“想和說的區別是什么”“它們是群螻蟻,凡抬起頭的,就向我們求助”……聯合出品方亦是這部動畫劇的制作方、藝畫開天創始人兼CEO阮瑞說,動畫劇在科幻題材上的最大優勢就是能放飛想象,“上天入地、宇宙洪荒,基本能做到‘為所欲為’”。

  一則中國氣質的人類科幻故事

  《三體》原著自2015年摘得雨果獎后,先后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在美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引發閱讀熱潮。劉慈欣曾這樣解釋小說行銷全球的緣由:“科幻創作有個最本質、最明顯的特點??苹藐P注的是跨越文明、跨越種族的全人類問題。在科幻作品里,人類是作為一個整體出現的?!?/p>

  但同時,《三體》尤其是小說的第一部又是根植于中國背景、中國文化土壤的故事,甚至還出現了周文王、墨子等歷史人物。因此,無論哪種形式改編的“三體”IP,這張堪稱當代中國科幻的“名片”,都應當是帶有鮮明中國氣質又符合人類普遍思考的故事。

  這便不難解釋,全球知名流媒體網飛(Netflix)在購買下改編版權進而官宣主創陣容后,中國網友紛紛表示網飛的強大制作能力“不香了”,大家喊話國產劇版“是時候支棱起來了”。從劇情簡介看,網飛版與國產劇版都從小說的第一部著手改編,講述納米物理學家汪淼與刑警史強聯手破解三體文明在地球制造恐慌的真相、由此展開一系列調查與對抗的故事。當網飛版亮出非亞裔面孔居多的演員陣容及兩名外國編劇名單,人們很難投出信任票,就像《流浪地球》導演郭帆所堅信的,“再好的特效制作都會因異質的文化土壤產生水土不服”。相比之下,國產劇版無論是劉慈欣本人參與的劇本,抑或張魯一、于和偉、陳瑾、王子文、林永健、李小冉等一眾實力派組成的演員陣容,還是遍布黑龍江黑河、北京等地的創作軌跡,近乎“零損耗”的文化內涵、精神氣質,都讓網友愿意投諸更多期待。

  動畫劇版亦抱有同樣理念,在談到對《三體》成片的理想時,阮瑞開宗明義,從動畫風格整體基調到美術設計、表演設計,都是中國原創的,“我們想做一個中國氣質濃郁的科幻故事,不是超級英雄來拯救世界,而是帶著中國人的價值觀去理解宇宙,強調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幅多維升級的影視工業圖景

  很長一段時間,業界專家對國產科幻影視都有如是建議:從小體量的科幻改編開始,“走”扎實了再邁開腿“跑”。中國藝術研究院原副院長賈磊磊說,中國科幻影視的美學印證首先得建立在升級的工業體系之上。比如,《三體》原著里人類對外星文明的認知建立過程是通過電腦游戲展現的,僅此一處關鍵情節,即對電腦CG制作提出了極高要求。也有人說,“三體”IP改編是檢驗中國影視工業成熟度的試金石之一。

  國產劇版的幕后團隊主要由制片人白一驄和導演楊磊領銜,前者曾開發了一系列懸疑類、奇幻類作品,后者作品列表中視效場面最講究的則是《九州·天空城》。鑒于國產劇版的第一季尚未全面掀起三體文明與地球文明的對壘,現階段這塊“試金石”成色幾分,大概率由動畫劇版先行解密。

  從動畫制作班底來看,藝畫開天也是2021年上半年B站爆款《靈籠》的制作方,第一季完結時,那個講述人類邁向星河尋找新家園的科幻故事已在站內斬獲4.6億播放量。制作《三體》,團隊投入了三四百人的力量,幾倍于《靈籠》。阮瑞告訴記者,僅僅是動畫模型的制作數量,兩者就不可同日而語。另外,在場景、細節的制作上都需要全面升級。特別是原著賦予了人物鮮明的個性,為了使角色傳達更為細膩的情緒,《三體》動畫的制作過程中,面部動捕、身體動捕、動畫師K幀輪番上陣,就是為了確保人物表演能傳遞角色的復雜性。

  “期待”但“不急”,網友對國產《三體》影視作品的最終作業都持有審慎樂觀態度。不過,能以影像的傳播力讓更多人看到《三體》,了解中國前沿的想象力,甚至洞察中國影視工業的升級前景,都是好事一樁。關于《三體》影視化,未來的道路還很長,重要的是我們已經上路。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欧美精品网一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