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strike id="xjzzf"></strike></cite><cite id="xjzzf"></cite>
<cite id="xjzzf"></cite><var id="xjzzf"></var>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menuitem id="xjzz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jzzf"></var><var id="xjzzf"><strike id="xjzzf"><thead id="xjzzf"></thead></strike></var>
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創作

網絡文藝評論:“走進”而非“走近”網絡文藝現場

時間:2021年09月22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歐陽友權
0

  截至2021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10.11億,互聯網普及率達71.6%。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88億,占網民整體的87.8%。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6.38億,占網民整體的63.1%。視覺中國/光明圖片

  及物的、有效的網絡文藝評論,能夠引導網絡文藝工作者擯棄低俗、庸俗、媚俗的低級趣味。新華社發(王鵬作)

  近日,中央宣傳部、文化和旅游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中國文聯、中國作協等五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指出,重視網絡文藝評論隊伍建設,培養新時代文藝評論新力量。我的理解是,這里的“網絡文藝評論”,是專指“網絡文藝”的評論,而不是“網絡上的文藝評論”,即不含對傳統文藝作品和文藝現象的網絡評論。網絡文藝誕生較晚但發展很快,評論卻相對滯后,加強網絡文藝評論亟須找到自己的進階之路。

  線上線下兩股評論力量有“在場”與“離場”之別,卻沒有高低輕重之分

  互聯網是網絡文藝的傳播載體,也是它的“生產車間”和“存活空間”。網絡文藝創作與消費,無論是網絡文學,還是網絡動漫、網絡影視、網絡音樂,乃至網絡聽書、網絡綜藝、網絡短視頻等,無不是在網絡空間完成的。網絡傳媒強大的吸引眼球功能和網絡文藝“生產—消費”一體化的發展模式,讓線上的網民評論陣地不斷壯大,形成了線上、線下雙線發展,但線上評論遠遠多于線下評論的現象。

  我們看到,在網絡評論區、書友圈、粉圈、各種互動性App,特別是網絡社交平臺和自媒體,有關網絡文藝的評論遠比以平面媒體為載體的傳統文藝評論來得及時與火爆。大凡熱播、熱傳的爆款之作,都能在網絡評論中得到及時反應。網絡小說《詭秘之主》2020年5月1日完本時,新浪微博話題擁有7.3萬討論量,近5000萬閱讀量,粉絲自發話題“為詭秘之主打call”閱讀量超1.1億,微博超話擁有1.4萬粉絲,超4000萬閱讀量。改編自貓膩的同名小說IP大播劇《慶余年》,騰訊視頻播放量沖破67億次……這樣的靈敏反應和評論熱度是可觀的。

  不過,網絡文藝評論除了具有及時、敏銳、針對性強、互動性好等特點外,也存在簡單粗鄙、盲從跟風、隨性而發等局限,甚至會有導向不正、刷分控評等不良現象。傳統紙媒發表的網絡文藝評論,因發表周期較長,又因為某些評論者的“網絡鴻溝”和“代際局限”,導致靶向失準。不過線下評論的長處恰是線上評論的“短板”——線下介入網絡文藝評論的多為職業評論家、學院派或傳媒學人,他們一般都具有較好的理論修養,注重理據充實,能對網絡文藝作品、文藝現象進行深入、細致的專業分析,其評論成果以紙媒形式留存,影響力更為持久。

  就功能效果而言,線上線下兩股評論力量有“在場”與“離場”之別,卻沒有高低輕重之分,兩者各有其長,又皆有其短,需要取彼之長,補己之短。線上的微評、段評、快評、彈幕等在保持其活力的同時,需要朝著嚴謹、規范、深入的方向努力,線下評論則需要從上網開始,從體驗出發,由“走近”而“走進”網絡文藝現場,達成切中肯綮的內行批評。線上線下凝心聚力,攜手共進,就能打造出更具權威性和影響力的網絡文藝評論陣地。

  不為低俗媚俗庸俗的作品應援洗地,也不為拜金主義的流量營銷推波助瀾

  網絡文藝評論常以匿名方式在虛擬空間進行,它去除了“面具焦慮”,并具有放大效應。不過,網絡“二次元熱”引發的青少年亞文化已經形成令人憂慮的網絡輿情,如“飯圈”粉絲的非理性追星,成為某些自媒體營銷號煽動輿論、刻意拉踩、刷分控評以賺取流量的工具,亟須有正面的網絡文藝評論予以分辨和引導?;ヂ摼W是一個眾聲喧嘩的公共平臺,充斥各種話題和不同聲音,需要分清是非,激濁揚清,把好文藝評論方向盤,以弘揚真善美,分辨假惡丑,不為低俗媚俗庸俗的作品應援洗地,也不為拜金主義的流量營銷推波助瀾。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10.11億,較2020年12月增長2175萬,互聯網普及率達71.6%。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88億,占網民整體的87.8%。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6.38億,占網民整體的63.1%。其中,電商直播用戶規模為3.84億,同比增長7524萬。這些龐大的數據表明,打造網絡文藝評論陣地,建設網絡文藝評論隊伍,把握網絡文藝評論的正確導向,已不僅僅是網絡文藝本身的需要,而且是關涉網絡輿情引導和新媒體陣地掌控,關涉國家文化建設和主流價值觀建構,關涉泛娛樂文化走向和青少年健康成長等一系列重大原則問題。

  網絡文藝評論要做好“剜爛蘋果”的工作,扶正祛邪,以剛健有為的“精神鈣質”增強評論的朝氣和銳氣,旗幟鮮明地反對去主流化、去價值化、去中國化、去歷史化,自覺抵制庸俗吹捧的不良風氣,同時也避免“棍棒”批評,營造風清氣正的評論空間,增強文藝評論的戰斗力和影響力。網絡文藝評論還要把尊重藝術規律、尊重藝術差異與把握網絡特點、發揚藝術民主結合起來,通過學術爭鳴形成評論共識,用有鋒芒、有溫度、有說服力的文藝評論,矯治網絡文藝的“價值偏失”,凸顯眾聲喧嘩中的主流聲音。

  建設具有中國特色又切合網絡特點的評論標準,以構建網絡文藝理論與批評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深刻指出,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改變了文藝形態,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藝類型,也帶來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的深刻變化。由于文字數碼化、書籍圖像化、閱讀網絡化等發展,文藝乃至社會文化面臨著重大變革。同時著重強調,文藝工作的對象、方式、手段、機制出現了許多新情況、新特點,文藝創作生產的格局、人民群眾的審美要求發生了很大變化,文藝產品傳播方式和群眾接受欣賞習慣發生了很大變化。

  這些變化在網絡文藝及其評論中有多種表現。比如,網絡文藝創作的快速增長與評論的相對薄弱形成的“傾斜的文藝場”,已經造成網絡文藝“野蠻生長”而不時滋生行業亂象;對新興網絡文藝的認知局限和業態的不斷變化,致使一些人包括某些傳統評論家對這一行業產生隔膜、誤解或誤判,輿論環境和行業生態有待進一步調適和優化;網絡文藝的商業基因及其市場經營,激發了行業的經濟驅動,創造了新的文化產業,但過度商業化也容易出現唯利是圖、利益至上,單純追求經濟效益而忽視社會效益的劍走偏鋒;還有,網絡文藝評論尚未建立起自己的批評標準和評價體系,面對發展迅速、體量巨大卻又參差不齊、復雜多樣的網絡文藝作品和文藝現象時,或者無從置喙,要么隔靴搔癢,難以形成創作共識、評價共識、審美共識。

  要解讀這些新變化、新現象,破解新難題,一個重要“抓手”是盡快構建網絡文藝評論的標準和話語體系。當一些網絡化的新話語表達成為網絡熱詞,網絡文藝的批評標準和話語體系建設就顯得非常重要和十分緊迫。

  僅就網絡文藝評論標準而言,傳統的思想性標準和藝術性標準不可或缺,但動機上的功利和創作時的“趕更”心態,讓思想性評價需考量“基于網絡語境”的思想性,而網絡文藝的娛樂本色則讓藝術性評價不可脫離“爽感”元素。還有如源于技術傳媒的網生性維度、依托市場績效的產業維度、聚焦傳媒效果的影響力維度,均是有別于傳統評價尺度,卻又是網絡文藝評論必須持論的重要標準。由此可見,建設具有中國特色又切合網絡特點的評論標準,以構建網絡文藝理論與批評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當是優化行業生態、加強網絡文藝評論的又一進階。

 ?。ㄗ髡撸簹W陽友權,系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理論與實踐研究”階段性成果)

(編輯:李想)
會員服務
欧美精品网一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