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strike id="xjzzf"></strike></cite><cite id="xjzzf"></cite>
<cite id="xjzzf"></cite><var id="xjzzf"></var>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menuitem id="xjzz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jzzf"></var><var id="xjzzf"><strike id="xjzzf"><thead id="xjzzf"></thead></strike></var>
首頁>文藝>文學>熱點推薦

第四屆揚子江詩會熱議新時代詩歌的使命 ——搏擊時代激流,照亮人類的精神天際

時間:2021年10月28日 來源:新華日報 作者:馮圓芳
0

  10月24日,由江蘇省作協、江蘇師范大學和徐州市文聯共同主辦的第四屆揚子江詩會在徐州舉行。文學作為全人類共同價值的重要承載者,其獨特的價值與功能成為本屆詩會的聚焦點。

  大家講壇暨年度揚子江筆會關注“漢語詩歌的海外傳播”,新時代中國詩歌創作研討會則聚焦“批評精神視野下的新時代詩歌”——面對詩歌這顆文學皇冠上的“明珠”,本屆詩會意欲探討,這顆“明珠”如何折射出時代生活的光輝,又如何照耀不同民族與文明的天空,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應有的貢獻。

  詩歌“走出去”

  先要跨越語言“天塹”

  互聯網使世界變成“平”的,新冠肺炎疫情成為人類的普遍困境,隨著中國的綜合國力不斷增強,許多國家掀起“漢語熱”……與會詩人學者們認為,時代環境為中華文化“走出去”、漢語詩歌面向國際傳播提供了機遇。

  “2017年西川到阿根廷參加詩歌節,當地媒體稱他‘像搖滾明星一樣受到歡迎’;2020年胡弦參加哥倫比亞麥德林第30屆國際詩歌節,一位外國詩人讀到他的詩后,興奮地說‘這哥們寫得太棒了!’還有墨西哥著名詩人奎亞爾,來中國參加詩歌節后大受震撼,回去之后寫了一部《云南筆記》,包含一百多首詩。這些故事說明,我們和拉美世界有很多的共通之處,對彼此有認知的需求、有交流的愿望、有很大的互動空間?!卑⒏鴷髮W教授、翻譯家孫新堂說。

  不過,中國文學“輸入”與“輸出”不對等的情形事實上依然嚴峻。哪怕是莫言,國外也只有少數專業讀者知道;要介紹畢飛宇,得說他相當于勒·克萊齊奧和加繆的組合——此前在南京舉行的“世界文學與中國當代原創文學”論壇上,丁帆等學者指出了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學格局中“能見度不足”的困境。對詩歌來說,對外傳播還須面對語言的壁壘——詩歌是可譯的嗎?這一疑問道出了詩歌“走出去”的困難。

  “根據不完全統計,當代英語世界里,能把中國詩歌比較好地翻譯過去的譯者,全世界不過20個?!敝娙?、中國作協副主席吉狄馬迦說。他呼吁重視詩歌的翻譯問題,因為這不僅關乎個體創作的傳播,更決定了我們能否以詩歌為媒介,和外國讀者實現具體的、深度的交流。

  那么,何為好的翻譯?南京理工大學教授、詩人黃梵給出了一個定義:好的翻譯就是在另外一種語言中創造出一部好作品,“比如著名翻譯家王道乾翻譯的杜拉斯作品,讀的時候我有種錯覺:這壓根不是翻譯作品,這就是用漢語創造的杰作?!?/p>

  近年來,以線上或線下形式頻繁舉辦的國際文學節、國際書展,為不同文明交流互鑒搭建起橋梁,一些中國作家得以走到國外,和當地讀者面對面交流。著名詩人、北京師范大學教授西川提醒,這些交流活動必須經過精心設計,才能推動文化有效地“走出去”。

  “我們選擇哪些作品展示出去?向外傳遞怎樣的形象?設計哪些形式來促進交流?不考慮清楚這些問題,舉辦國際活動就會浪費金錢?!蔽鞔ㄕf,“此外,詩歌被翻譯和被接受是兩回事兒,接受又分專家的接受和普通讀者的接受,這兩者的意義是不同的。請什么人來翻譯,請哪家出版社來出版,請誰來寫書評,如何做好推薦,接受國的具體文化形態是怎樣的,這些都需要非常細致的考量?!?/p>

  新時代風景

  一個有力的創作“增長點”

  本屆詩會上,詩人和專家們一致認為,新時代理應成為中國詩歌“新的增長點”。那么,我們身處的時代具有怎樣的特點?詩歌反映時代時,面臨哪些困難,又存在哪些不足?

  “左手對右手的責怪/并不能/制造出一艘新的挪亞方舟,逃離這千年的困境……”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吉狄馬迦創作的長詩《裂開的星球》,詩中對人類文明面臨的危機做出了宏闊的審視,這件作品也成為近兩年來中國詩壇的重要收獲。然而,并非所有詩人都擁有這種穿透強大現實的主體能力。

  “這個時代太浩瀚、太復雜了。一個是當今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一個是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我們所身處的‘兩個大局’,具有重要的歷史轉折意義,但它們并不容易被詩人全面深入地把握。我們的難題在于:談到時代的時候激動得不行,落實到創作的時候愁得要死?!鼻嗄暝u論家李壯如此感慨。

  在與會詩人、學者們看來,時代生活的許多重要和典型的側面,有待在詩歌中獲得映照:社交媒體如何影響年輕人的戀愛方式,乃至改變了我們的情感結構?網絡語言,以及像“量子糾纏”這樣極具熱度的科技語匯,有沒有可能進入詩歌?詩人們能不能更具備一種超前意識,和關懷全人類的悲憫之心?海洋題材詩歌的體量和質量,是否和中國作為海洋大國的地位不夠相稱?……

  這些零散的側面,印證了時代生活的豐富駁雜、為詩人創作提供了富礦,但也容易令詩人產生眼花繚亂的“失焦”之感?!爱斆鎸χ卮箢}材時,詩人們很難去把握好它;當面對日常生活時,詩人們又容易給出碎片化的、雞毛蒜皮的書寫?!北本煼洞髮W國際寫作中心執行主任、評論家張清華概括了兩類詩歌創作各自存在的不足。

  與這種情形形成對照的,是“人間要好詩”的強烈渴求?!对娍犯敝骶幓艨∶鹘榻B,今年中秋、國慶期間,《詩刊》聯合快手推出“快來讀詩”詩歌朗誦活動,眾多詩人和詩歌愛好者一呼百應,創作和上傳了2500多個視頻,閱讀量超過1.5億,創造了詩歌傳播的現象級事件!詩歌與新媒體的融合發展,描摹出新時代文化生活的精彩斷面。身處于偉大時代的讀者們,也希望能夠欣賞到反映眼前生活、真正搏擊時代激流的詩歌。

  恰恰是在這樣的時刻,詩人姜念光提醒人們警惕“投機式”的創作:“修辭立其誠,詩歌創作必須做到既把握世界、又保留自我,詩人們要把自己的意識、情感、知識背景融匯于筆下,而不是成為時代的簡陋的傳聲筒?!痹谒磥?,詩人需要對人間煙火抱有勃勃興致,對同胞的喜怒哀樂有深切的體察,對民族和人類的未來抱有希望和信任,只有這樣才能找到個人與時代的交叉點,創造出經過自身燭照的中國經驗。

  詩歌批評

  亟需形成有效“對話”

  詩歌批評同樣是本屆詩會聚焦的話題。今年8月,中宣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進行科學的、全面的文藝評論,推動社會主義文藝健康繁榮發展,成為時代的呼喚。

  然而,當今的詩歌批評似乎未能和創作形成有效的對話?!捌鋵嵵袊糯泻芎玫摹娫挕瘋鹘y,評論者們立足個體心靈和經驗,對詩人詩作進行私人化的品評,伴隨著歷史發展,一些精彩的詩話流傳下來,形成影響深遠的美學思想。但當代詩歌批評沒能繼承這種傳統,甚至有的評論成為一種道德綁架,帶有高高在上的俯視意味?!睆埱迦A說。

  湖南師范大學客座教授、詩人草樹對此十分認同。在他看來,批評是推動新時代詩歌發展的重要力量,但只有當批評家懷著平等真誠的態度和詩人對話時,才有可能發掘出有效的美學尺度,碰撞出真正值得探討、能夠促進詩歌發展的議題。

  “當代詩歌批評還存在一個重要的缺陷,就是片面地把‘是否反映時代’作為衡量作品的唯一標準,卻沒有關注這些作品在反映現實的時候,有沒有、以及如何借助詩歌特有的表達方式,來完成對現實的書寫。如果我們真正走進這些詩歌可能會發現,當代詩人在把握現實的時候,他們的轉換、提升和命名的能力,普遍是比較欠缺的?!被艨∶髡f。

  其實,只要回顧歷史上那些偉大詩人的創作,人們就會明白,經典詩篇之所以閃耀不朽,不僅在于其包蘊的時代生活、人民的喜怒哀樂,也在于其精妙的語言、純熟的藝術?!耙虼?,做詩歌批評,對批評家的審美感受力和語言表達力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許多評論家說話時云山霧罩,或者喜歡說一些陳詞濫調的‘套話’,就很難對詩歌創作起到真正的指導意義?!蹦暇├砉ご髮W教授張宗剛說。

  《揚子江文學評論》副主編何同彬則呼吁一種“有難度”的詩歌批評:當面對詩歌這種凝練復雜的文體時,唯有“有難度”的批評才能真正進入詩歌的肌理;也唯有一種真正形成“對話”的詩歌批評,才能引導詩人們把個體感受、時代生活和人類命運的多重光芒,收束在詩歌這顆寶孕光含的“明珠”之中。

(編輯:王麗)
會員服務
欧美精品网一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