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strike id="xjzzf"></strike></cite><cite id="xjzzf"></cite>
<cite id="xjzzf"></cite><var id="xjzzf"></var>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video></cite>
<cite id="xjzzf"><video id="xjzzf"><menuitem id="xjzz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jzzf"></var><var id="xjzzf"><strike id="xjzzf"><thead id="xjzzf"></thead></strike></var>
首頁>文藝>文學>熱點推薦

訪談 | 當公主不再等待王子,或許才是美好童話的開始

時間:2021年11月08日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作者:劉雅
0

訪談 | 當公主不再等待王子,或許才是美好童話的開始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作者方剛訪談

  你有沒有想過,在經典童話《小紅帽》里,大灰狼有可能是一個彬彬有禮的年輕狼王子,而獵人則是一個女土匪?在《白雪公主》里,后媽有可能心腸并不歹毒,而公主最大的理想并不是等待白馬王子?《丑小鴨》的故事核心在于教會小朋友在面對校園霸凌時,要勇于挺身而出,大膽維護自己和同學的權益?這一切看似顛覆傳統,實則挑戰了我們固有的性別偏見和思維模式,而大膽地改編童話的人,是一位在北京一所高校長期從事教學與研究的性與性別研究專家,目前中國本土的性教育理論“賦權型性教育”的提出者——方剛。他近年來的研究集中在青少年的性教育方面,剛剛提到的各種顛覆性的改寫故事便出自他最新出版的兒童文學童話集《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書封

作者:方剛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時間:2021年08月

  網友寒冰在大學時期聽過方剛的選修課,她在“豆瓣”上寫道,“在我上大學那會兒,方剛老師有一門‘性與性別研究’的全校公共選修課,堪稱最火沒有之一,年年選課時擠破頭,開課的時候教室人山人海。大多數人是對 ‘性’這個禁忌話題好奇,也有很多人是跟風,但更多人是因為不了解‘性教育’的含義,直到成年了,還是對這一話題嗤之以鼻?!钡弥秾懡o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出版后,她立刻買回來閱讀。該書的內容分為兩部分:公主篇和王子篇,以生理性別分為男孩、女孩兩個不同角色進行故事敘述,而封面和封底也特意做了不同樣式, “粉色的封面給男孩,黑色的封面給女孩,這種打破傳統的顏色設置一下子就讓人很驚喜”,寒冰感慨,“這是一本童話繪本,但對長大成人的我們來說,也是一場遲到的治療”。

  很長時間以來,性教育一直是家長們諱莫如深的話題。在很多人看來,性教育等同于生理知識、防性騷擾的教育,很多人擔心太早給孩子灌輸這方面的知識,反而會激發孩子的好奇心理,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近年來,諸如不雅元素出現于童裝設計以及低齡化性侵害等影響青少年身心安全的事件,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對于兒童性教育和性別安全問題的重視有所提高。很多人意識到,“你嫌太早,壞人不會嫌你的孩子太小”,如果不及早給孩子普及性知識,孩子遭遇的困擾可能更多。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內頁

  事實上,現在80后、90后的父母,除了中學時代一門名為健康教育的課程外,青少年時期能接觸到的 “性教育”少之又少。這也是方剛這些年來將性教育工作重點轉移到了青少年身上的原因,他接連出版了《一句話性教育》《好爸爸養育好孩子》《賦權型性教育:給孩子好的性教育》等著作,他強調,“性教育不是關于性愛的教育,也不只是性生理知識的教育,而是涉及情感、身體、親密關系、性別等等諸多因素在內的教育?!?/p>

  關于兒童性教育的讀物,市面上所見較多的有從日本引進的“認識自己的身體”系列繪本,從美國引進的例如《小威向前沖》這樣解釋生命來源的繪本,以及童書推廣人張丹丹主編的《寫給中國兒童的性教育啟蒙繪本》等原創圖書,然而用孩子們最喜聞樂見的童話來講述這一主題的兒童文學讀物,《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尚屬首例。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內頁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包含了13則經典改編故事,它的改寫基于性教育與性別的視角,將全新的理念注入新版故事中。性教育有廣義和狹義之分,該書基于現狀,從更廣的角度講解,為“談性色變”的性教育正名。這本書里囊括了“我是從哪兒來的”“這算是性騷擾嗎”“愛情是什么”等家長們難以回答的問題,也解釋了關于性別刻板印象、家庭責任、校園霸凌、人生理想等青少年成長道路上的疑惑,是一本關于“愛的教育”“價值觀教育”的童話。

  周國平在本書的序中寫道,“新時代的孩童,不再迷戀傳統的等待王子拯救的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故事,被獨立自主的新女性、新公主吸引,追求勇敢、才能與智慧。新時代的家長,有著更開放、平等、包容的教育理念,他們將性教育視為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必修的一門課程,期望孩子在面臨危險時具備相應的防范意識?!?/p>

《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內頁

  “我許多年前便已經注意到經典童話中存在的性別偏見、性別刻板印象,一直想針對這個寫些東西”,方剛決定要“跨界”寫這樣的一本書。在他看來,“用童話故事來普及性教育知識,這簡直太酷了”,他也注意到,現在的兒童文學作品中,具有社會性別意識的作品非常少見,而在他未來十年的創作計劃中,他也會將精力集中于此。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后代們認為童話故事的最后,不一定只有“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的生活”這一種美滿結局。

  訪談

  1、您之前出版過很多科普讀物,為什么這次選擇用兒童文學的方式來詮釋?為什么想到用童話而不是小說、詩歌等其他體裁?

  方剛:學者希望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促進社會進步,許多西方的優秀童書都具有非常強的性別意識,但是,中國的當代文學,特別是兒童文學中,具有社會性別意識的作品非常少見。

  我自己一直從事兒童青少年的性與性別教育,自然地想到用兒童文學的形式來詮釋性與性別教育的主題。

  而且,我許多年前便已經注意到經典童話中存在的性別偏見、性別刻板印象,一直想針對這個寫些東西。當決定嘗試用兒童文學來傳達性別思考的時候,便決定從這些孩子們耳熟能詳的經典童話入手,更正一些童話中原本具有的、在現在看來是錯誤的性別觀念 。

  2、看了您的書,我才明白性教育有廣義、狹義之分,面對在這方面諱莫如深的家長,您覺得應該怎樣引導他們?

  方剛:人類社會圍繞性的價值觀一直存在激烈的沖突。性的價值觀是最難改變的。

  我一直主張,從事性教育的工作者,應該主要為理解、認同性教育的家長和他們的孩子服務,同時間接慢慢影響、引導那些懷疑、猶豫的家長。對于那些對性諱莫如深,已經形成了自己僵死的價值觀的家長,我們尊重他們自己的選擇,不強行改變他們。

  3、網上流行一句話“你嫌太早,壞人不會嫌你的孩子太小”,在你看來,性教育從小抓起的必要性在哪?

  方剛:絕大多數家長將性教育狹窄地理解成防性騷擾教育。其實,看了這本書,就會知道,性教育是促進人格成長的教育。這里包括了性別平等教育、身體權教育、家庭觀念教育、親密關系教育,等等。

  無論家長是否意識到,這些內容的教育從孩子一出生就開始了,每天都在進行著,你在家庭生活中的言傳身教,你與伴侶的互動,都可以歸入對孩子的性別教育。只不過是非專業的,甚至有可能有錯誤的引導,而專業工作者做的,就是提供“好的”專業教育。

  我提出了性教育理論“賦權型性教育”,我們主張是:促進受教育者做出對自己和他人負責任行為選擇的能力。這種能力,當然是越早獲得越好。

  4、我注意到,這本書分為“公主篇”和“王子篇”,這樣的設計很有意思,能談談您的想法嗎?如果是男孩子的家長買了這本書,引導孩子看完“王子篇”后,是不是也看看“公主篇”?(反之亦然)

  方剛:公主篇、王子篇的設計,更多是基于故事本身的角色而定,從性別教育的角度看,本書的內容都是應該男生和女生都讀的。性與性別教育工作者的一個共識是:性教育不應該分男女。

  5、您的這本書與其說是性教育、安全教育的讀物,倒不如說是“認知教育”的讀物。我們感覺到它的內容豐富程度遠超這兩個概念,比如白雪公主的后媽,這其實是“觀念教育”、“認知教育”,是意在糾正一些社會上普遍的錯誤觀念。您覺得這種“觀念教育”和性教育、安全教育之間是什么關系?

  方剛:廣義的“性教育”內容中最重要的,就是價值觀的教育。

  賦權型性教育主張,性教育應該包括與身體、情感、性、家庭、親密關系有關的所有內容,因為這些都屬于“全性”(sexuality)的范疇。所以像對后媽的看法,就屬于對再組家庭的態度,屬于家庭觀念教育,也屬于性教育的一部分。書中還有關于家庭暴力的教育內容,也都與親密關系有關,屬于廣義的性教育。

  6、您在書里把傳統童話中的壞人變成了好人,好人變成了壞人,這樣做會不會擔心有家長說您是誤導孩子?

  方剛:我相信絕大多數家長和我的目標一致:促進孩子的成長,包括思考能力的成長。所以該擔心的不是簡單的角色轉換 “誤導”孩子,而是思維的僵化。

  7、近年來,有關于青少年身心安全的負面社會新聞時有發生,您覺得兒童性教育,除了家長引導,社會各方面有哪些需要承擔的責任?

  方剛:最好是有制度性的改變,比如普及和規范學校的性別教育和安全教育,但目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8、從一個性教育專家的角度,您怎樣看待如今市場上流行的兒童文學作品?

  方剛:我也只是這兩年開始讀兒童文學,涉獵有限。但我也同兒童文學領域的性別研究者交流過,共同感覺是:挑戰傳統社會性別刻板印象的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品極為罕見。

  9、您未來還有關于兒童文學方面創作的計劃嗎?

  方剛:計劃未來十年主要精力放在兒童文學寫作方面,當然注定會更多基于的學術專業背景:性與性別。這本童話寫完后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我又完成了一些童書,目前已經簽約即將出版的:一套3卷本的童話集、一套性教育的繪本、一套父親角色的繪本、一本童詩集。

  目前正在寫作兒童小說,我喜歡不斷嘗試新的形式,挑戰自己。不過,可能是專業背景對自己的影響太深了,兒童小說中也沒有辦法離開性與性別的內容,是一個女孩子挑戰了傳統的女性氣質、逐步成長的小說。

  作者簡介:

  方剛,社會學博士,北京某高校執教,性與性別研究專家,性教育專家,出版著作70余部,近年開始寫作童書,《寫給孩子的性教育童話》是他的第一本童話集。

(編輯:王麗)
會員服務
欧美精品网一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_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